比特币和美元霸权的黄昏

7,392

来源:币圈煎饼侠

比特币未来不可能完全替代法币,但在那些边缘地带,比特币会得到广泛采用。

政府的财权来自于税收和发钞,它们是国家政府的执政基础。因此,无论是税收还是发炒,政府天然垄断。倘若落入他人之手,国家政府根基便会受到威胁。

就税收而言,本就是个人义务,只要合理即可。且在”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普世原则下,公权力受到严格限制。就像西方一句谚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新增税收若无充分理由,便无法推行。再者征缴对象也只局限于本国居民。

然而货币并非如此,发钞全靠政府自律,是政府发行的债券,珍视自己信用的政府,发钞会节制;但也有一些肆意透支自己信用,滥发货币。还有像美国这种超级大国,国家的货币超发,影响不仅限于自己国家居民,是对全世界征通胀税。据IMF基于购买力平价(PPP)的测算显示,2011年-2015年期间,美元主导的货币区经济总量占全球GDP的60%左右。

既然持有美元要被征收通胀税,为什么其它国家的还使用美元?

这是因为美元虽然有超发风险,但是有些国家实实在在是超发货币,以委内瑞拉为例,通胀率超过1,300,000%,政府滥发货币,钱如纸贱,民不聊生。在恶性通胀下,物价飞涨,价格波动极大,货物靠本国货币计价,显然不可靠,美元取代本国货币成为新的计价单位。

美元可信吗?当然不是,这只是次优选择。在一个比烂的世界里,美元只是没有那么烂。

在原来的布林森顿体系下,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美元挂钩黄金,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联储保证美元按照官价兑换黄金,维持协定成员国对美元的信心;而且提供足够的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由此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大家接受美元作为世界货币,最重要的一方面是美元保证可以按照官价兑换黄金,有黄金背书;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美国经济军事势力最强,在世界最具影响力。

但1973年8月的一天,美国总统尼克森宣布美元贬值和美元停兑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但鉴于美国经济和军事的影响力,美元仍然发挥着世界货币的作用。

比特币星火之路

2008-2017的危机十年间,全球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三轮全局性货币宽松浪潮,造成各国币值频繁动荡,暴露出以央行为中心的信用货币体系的诸多短板。恰逢此时,具备去中心化、发行量天然受限、不与监管威权联系的比特币发行。

中本聪在创世块上写下了: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比特币和美元霸权的黄昏

比特币的超主权货币体系问世,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等哲学思想的启发。哈耶克是自由市场信仰者,包括货币的市场化;与之对立的是凯恩斯,美联储大多数政策基础都来源于凯恩斯理论。他们一直是思想上的宿敌,一个主张自由市场,一个主张政府干预,两者争论延续至今。

比特币第一次引起较大的关注是2010年12月5日,在维基解密泄露美国外交电报事件期间,比特币社区呼吁维基解密接受比特币捐款以打破金融封锁。中本表示坚决反对,认为比特币还在摇篮中,禁不起冲突和争议。七天后的12月12日,他在比特币论坛中发表了最后一篇文章,提及了最新版本软件中的一些小问题,随后不再露面,电子邮件通讯也逐渐终止。

中本聪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比特币的降生就是为了挑战政府垄断的发币权,实现货币的非国家化,这必然遭受全世界政府的联合围剿,过早的引起政府的关注和非议,存活下来是非常难的。但它也很幸运,等到政府注意到它的时候,已越过了生死临界点,政府已无可奈何。它已经有足够大的生存空间,再不会死了,成为新的数字黄金。

之所以称比特币为数字黄金,比特币与黄金的共同点是,稀缺性创造了其价值。两者区别在于,黄金价值的共识,源于人们根深蒂固的信念,不管各国政府怎么说黄金不能作为货币,毕竟一百年的洗脑还是很难对抗一万年的共同经历。当人们对法币丧失信心,就一定会想起黄金。就连最不想承认黄金价值的美联储再,不也在储备黄金。而比特币的价值信仰源于算力,比特币挖矿算力越高,安全性就越高,价值也就越高。下图为挖矿算力曲线,从2016年以来,算力呈指数增长,51%攻击难度也呈指数上升。比特币和黄金成为人们为未来准备的灾难预案。

比特币和美元霸权的黄昏

当前比特币的市值是1500亿美元左右,市值相当于中等发展国家的GDP;相比于美国,仅占美国GDP的0.73%。可见,比特币相对大国的影响,影响仍然极为有限。但对于中小国家,尤其是那些处于动乱和通胀严重的边缘地带国家,比特币影响已经不容小视。

比特币路在何方?

货币的基本功能有三项:支付、记账和储值。但储值职能和流通支付职能是天然存在矛盾的,以美元为代表的法币更适宜用于支付和记账,比特币更适宜用于储值。除非发生恶性通胀,货币波动性较大的国家,比特币才会被用于支付,否则比特币更适宜作为储备资产。

原因是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其自身优势就在于稳定。虽然美元会在长期相对消费品和服务贬值,但它的优点是贬值的速度十分稳定。相反,以比特币计算的话,消费价格就会过于震荡,导致用它们任何一个作为作为记账单位都会很困难。此外,用它们任何一个作为延期支付工具也会有风险。但比特币自身也有其优势,即其通缩机制,会使其成为好的储值工具。

比特币挖矿奖励每四年减半,第一次减半为2012年9月,挖矿奖励由50个降低为25个BTC,比特币价格上涨23.6倍;第二次比特币产量减半时间是2016年初,挖矿奖励再次减半至12.5个BTC,价格上涨46.5倍;第三次比特币减半将发生在2020年初,比特币价格必然会出现再一次的大幅上涨。据Plan B相关研究表明,比特币市值与比特币通胀率呈负相关,比特币通胀率越低,比特币市值将会越高。比特币市值和SF R squre为0.951,即通胀率可解释比特币市值变动达到了95.1%。

比特币挖矿率降低,通胀率自然降低。随着第三次比特币挖矿减半的临近,比特币价格必然将会再一次飞升,依照比特币与SF之间的关系,比特币价格将达到5万5千万元美元一枚。

比特币和美元霸权的黄昏

总结来说,比特币的挖矿减半机制,让它更适宜于作为储值工具,非支付工具。比特币未来不可能完全替代法币,但在那些边缘地带,比特币会得到广泛采用。

比特币前景展望

1、闪电网络与扩容之争

当前基于比特币的发展方向,争论较多。争议最大的是,闪电网络与扩容之争。我个人观点,两者殊途同归,都是为了解决比特币的支付场景中即时性的问题。但比特币本身价格波动非常大,其本身的通缩机制,并不适合发挥支付,无论是扩容,还是未来闪电网络,应用场景仍然有限,在我看来,比特币在这条路上会越走越窄。

2、隐私币

隐私币项目中Grin和Monero,它们挖矿奖励恒定,是一种可预期的通胀机制,它的好处是,在通胀的恐慌下,持币者就会倾向使用它们,而不是存储起来。另外,其自身的隐私功能,能够满足较大一部分支付隐私需求的场景。因此,在机制设计上和场景设定上,Grin和Monero非常具有探索价值。

3、稳定币

与有价资产相挂钩,当前稳定币主要分为四类,一类是与美元挂钩,如USDT、USDC等,这类主要用于交易所;第二类是与区块链资产挂钩,如与Ethereum挂钩的Dai,这一类主要为了解决资产流动性问题;第三类是与美元挂钩JP Coin和与多国货币挂钩的Project Libra,主要解决跨境贸易问题。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不排除将会出现更多的与黄金、房地产、石油等实物资产发行的稳定币,美元的基本功能将会受到进一步的威胁。

“潘朵拉的盒子”已经打开,不确定性的未来既有机遇,也有挑战,需要我们共同面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