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二)

8,004

本文整理自阿剑的分享《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的第二部分:奥地利学派方法论简介。

点击这里回顾第一篇: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一)

主观价值论

第一个基础是主观价值论,前面也已经讲过了,门格尔的经典说法:水坝只是推高水位,但并不是水出现的原因。

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二)

一切估价行为皆来自于个人,价格现象能且只能从主观估价当中得到解释,这就是所谓的主观价值论。另外一个原则是,个人只在边际上做决策,边际价值是递减的。在这方面,罗斯巴德有一个非常美妙的一个等式(参照上图):

三个单位的某个东西的效用给你的价值

> 两个单位的这个东西给你带来的价值

> 一个单位的东西带给你的价值

=第一个单位的那个东西给你带来的价值

> 第二个单位的那个东西给你带个价值

> 第三个单位给你带来的价值。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对你的价值都是正数,所以你多加一个单位的话,它对你来说的总价值总是升高的,但是每一个额外的一个单位的这个价值都是递减的,都是会下降的,所以第1个单位的价值 > 第2个单位的价值 > 第3个单位的价值。注意,没有例外,一切东西都是如此。这是我们的所谓主观价值论,这是第一个基础。

行为人先验”知识”

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二)

第二个是行为人先验 “知识”。给知识打双引号是因为这个东西,在哲学上,其实是不能把它叫做知识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本身不是知识,不是你学到的一个东西,它只是能够在你的思维活动中构成推论的一环的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他是一个知识;但是如果你从纯粹哲学的角度上来说,你甚至可以说他不是一个知识,其实就是一个人思维的范畴(就像康德说时间和空间是范畴一样)。这些范畴包括哪些方面呢?

第一点:人是具有目的的,而且人天生的知道目的跟手段是有区别的。那么如果你想去否认人有目的的时候,你就具有目的了。发现没有?当你尝试否认人有目的的时候,你本身就具有目的了。这个东西, 我们称作回旋镖原理, 这个其实跟笛卡尔论证的我思故我在的那个方法完全一样。笛卡尔说,我思,因此我思必然在!对吧?因为如果你试图否认这一点的话,那你不就具有我思了么,对吧,所以这个是无法否认的一点。

这一点在米塞斯看来,是构成所有的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他认为,所有的经验现象都不足以证实或证伪经济学理论。如果现象能够证实或证伪经济学理论的话,意味着我们认识现实,永远不可能获得一个坚实的基础,永远不可能获得一个有意义的基础。如果经济学理论来源于经验,可被经验证明或证否,这就意味着,在应用一个经济学理论分析经验以前,你并不知道这个原理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那你又怎么知道你分析可能是对的还是错的呢?你怎么知道到底是经验出了问题还是疏忽了一些经验现象?所以这个时候,他就认为我们不能够借助一些从经验当中归纳出来的东西,我们只能够借助这些先验的东西,比如说在他看来人具有目的,就是无可置疑的一个先决的,无可置疑的基础。由这个基础当中,人们可以从中推导出经济学理论当中所有的一切,这个是米塞斯方法论的核心。

那么因为人具有目的,而且目的和手段有所区别,而且手段利用是受制于个体的知识的,由此行为人这个概念就凝聚了相当多的几个很重要的核心概念。第一个是目的;第二个是手段,手段的利用是受制于自己的知识,引入知识的概念;这些手段本身,是有层级的概念的,或者说人的思维有时间这个范畴,因此财货自然而然会被分成不同的层级,有了财货的不同层级,就引入了利息理论。这个就是行为人中的一个观点,你就可以串联起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当中的几个概念:目的、手段、知识、财货的层级以及利息理论。

分散之知识

给区块链爱好者的奥地利经济学课(二)

再接下来,奥地利学派方法论的另一个基础是哈耶克的分散的知识。哈耶克在 1945 年的论文《散在社会的知识之利用》(这个译名也是夏道平先生给出的,我认为比别的译名要好)就提出:”社会科学所研究的根本问题就是散落在社会中的知识是如何得到利用的。” 这句话非常漂亮而且非常精准,之前应该没有人这么说过。

那么所谓的知识有哪些呢?哈耶克做了一个简单的分类。

第一方面的知识是对他人行动框架的知识。就是说,我要行动,我就得知道他人如何行动,那么他人的行动一定是在一个框架中开展的,对这个框架的知识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所谓的科学知识,就是对外在世界的知识,这部分知识,叫 “know what”,就是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来龙去脉;另一部分是对伦理规则的知识,这部分叫 “know how”,你只知道怎么做,但你不知道为什么。比如说我们父母,从我们小时候就教育我们不能骗人。你为什么不能骗人?你不知道,对吧。他就告诉你不要骗人,你要守信用,你为什么要守信用呢?不知道,反正你得守信用。你为什么要在路的右边走,你不能为什么不能从左边,不知道,对吧。你知道怎么做,你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这个区分,构成了对于社会主义以及功利主义的批判。

第二方面的知识是对他人需要的知识。也就是我们之前讲到的 “情势”,是说他们的需要是不断变化的。比如说今天你需要袜子,明天你可能需要鞋子,但后天的时候,你可能需要一个热水器,你的需要是不断变化的。

那么科学知识的分散和情势之不断变化就决定了知识永远是分散的,在一个社会中,永远是由不同的个体不断地、分散地去接收,去发现。

那么这些分散知识有没有可能传递给单一的头脑呢?你的传递的速度永远都不够快,这个不够快,是指相对于价格体系而言,你的传递的这个速度永远都不可能更快。即使你能够传递给单一的头脑,单一的头脑的有限性,他的知识的这种有限性也决定了他不可能有效利用资源。哈耶克在这一点的批判,其实是社会主义的这个致命的自负当中最核心的的批判。如果我们所有的一切社会安排都要借助一个中央计划的话,计划当局的话,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受制于这个中央计划经济对于整个社会的知识的把握,而这个知识把握出于人的头脑的有限性,是不可能像自由社会当中的那种运用分立的产权,分散地利用知识这种状态那么有效的。

这个其实也是奥地利学派的核心。这三个东西呢,其实是所有奥地利学派的推论都默认的或者必须遵守的三个前提,也就是所谓的奥地利学派方法论。

(注:关于奥地利学派的方法,其实在奥地利经济学家内部也不能完全统一。我在这里提出的也仅仅是我个人的见解。我以为,与其列出很多条,不如把其中最基本的部分简要地列出来,方法论不必涉足如何拿特定理论分析特定材料的问题)

第二部分完。

区块链经济学本文来源: Rebase社区 文章作者:Rebase 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